三余余余余

“做一个像日光一样温暖的人”
all昀‖甜奶‖林秦‖明宝‖闲妈
婉拒xz和mxtx相关

Q:如果你家cp有小孩,会是什么样的?

如果可能的话,大概会生出来个逻辑怪(?)

(tnszd)

【故障】疼

*顾玄武x张显宗  灵魂伴侣au

*有(大量)私设,有mob,有qj,有除了车铃不响哪哪都响的小破自行车,雷者慎入!!

*ooc归我,请勿上升演员!


全文走评,看到就是缘分。(泪)

以下试阅:

———————————————————————————

【故障】疼

一.

张显宗其实很怕疼,顾玄武从来不知道。


譬如刚才他好端端吃着饭,指尖来势汹汹的痛感让他摔掉了筷子。像是狠狠在粗糙的桌角擦过一般灼热烧人,还能感受到木屑停留在指尖的酥麻。都说十指连心,张显宗麻木又病态的享受着这钝痛直连心脏,勾起他灵魂深处深恶痛绝的感情。


他无法避免的想起那张脸,想起那个名字。发冷的饭粒吃起来让人喉咙发干,可张显宗还是捡起筷子一点一点的吃下肚去。


张显宗在让他不清醒的疼痛里垂眼叹息,顾玄武这个蠢货是不是被无心骗去放血了?


正午的阳光照在院里,恶毒的炙烤着本应该躲在黑暗里的人。


“怎么办,我的灵魂说,我不得不爱你。”


二.

张显宗十岁那年遇到了顾玄武,那时候的顾玄武是文县出了名的小霸王,会上树,能爬墙,偷了他爹埋在树下的枪吓唬邻里的小孩。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得意,其实他连扳机都不知道是哪个。


张显宗是顾玄武逃了学堂溜达到街上闲逛时遇到的。小孩蹲在墙角和紧紧攥着不知道从哪捡来的烂包子,包子皮烂的一只手拿不住,里面的馅料少得可怜,零星的肉沫是可以感恩戴德的赏赐。小孩对面是虎视眈眈的恶狗,腥臭的涎水滴滴答答掉在看不清底色的青砖上。顾玄武不合时宜的想着,它到底是要吃那包子,还是要吃拿包子的人。


阴暗潮湿的角落是蛆虫滋生的地方,但那里落着个张显宗。


隔壁二蛋抱来只狗崽养在家里,一身的杂毛。 顾玄武不喜欢,顾玄武喜欢这个黑莲花似的美人。


养个人和养只狗差不多吧。


三.

顾玄武偷摸带了个小崽子回来,没人知道。他们只知道那天顾家的那位小爷回来之后像变了个人,一钻屋里就是一天,房门被上了三道锁,问起来他爹娘都不知道他成天在干什么。


顾玄武的房里多了个人,或者说,多了一个小狗。


小狗身上遮不住点的烂衫被顾玄武扔在了后院。他比张显宗大了几岁,这几年身量抽条似的疯长,衣服套在张显宗身上像只大网严严实实把他笼住,却多了欲盖弥彰的味道。


顾玄武喜欢这种欲盖弥彰,他喜欢张显宗的任何地方,顾玄武从不吝啬把喜欢宣诸于口,他看着张显宗捧着碗吃饭,看着张显宗湿漉漉的眼睛发呆,他会突然抓起张显宗的手,然后状似自言自语:“你说你一大老爷们,怎么生的这么好看?”往往这种时候,张显宗就会向后缩去,冰雕般的脸上强扯出裂痕,他想到那些人也说过他生的好看。


张显宗见过世间太多腌臜事,路边的冻死骨叫嚣着流泪,勾栏里官老爷和风尘女子的大笑。他亲眼看见过同他一般大的孩子被哭喊着拖走,凄厉的尖叫在昏暗的街角回荡,让他在那些夜晚颤抖着捂住耳朵。他有过一把没有尖锋的匕首,用他t死了一个b光他衣服的官老爷肚子里。他故意把自己弄得满身污泥,从狗嘴里夺食,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死了,偏偏来了个顾玄武。


顾玄武少年心气,不管不顾的把张显宗锁在自己的世界里,他露骨的说着喜欢,睡觉的时候他会把张显宗紧紧圈在怀里,有时候张显宗会被他勒得喘不过气,后来被迫学会在窒息中享受安稳的睡眠。


顾玄武救了张显宗,也杀死了张显宗。







打不开链接戳q号2685134357进空间相册《故障》

密码是朵儿生日

Q:哪句话让你记住了整本小说?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因为《镇魂》入p大的坑啊555)

太草了,太惨了, 太长了,太丑了,太蠢了,太菜了.....

张若昀!!!!!!!

制服美男,娱乐圈用手开车第一人,be小王子,妖艳贱货……

你喜欢的每一款他都有!!

确定不来看看宝藏男孩!!!!!???????

新加了几张

文沉了来做做图

原图来自微博@-人間浸沒-太太

【林秦】奇怪的初遇增加了

林涛x秦明 秦科长女装(?)预警

私设如山,ooc见谅

文手试炼场,蹲个三连,给看官老爷磕头了!

分割线————————————————————————

【林秦】奇怪的初遇增加了

1.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秦明整理家里的杂货间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搬出来一个纸箱。纸箱表面没落多少灰,最上面用马克笔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涛”字,想来是林涛搬来和自己住后迁移进他家的。遵循人类的好奇心,秦明打开了纸箱。最上面放着一本破损的语文书,依稀能在封面上看见“六年级下册”的字样。书页早就不知道掉哪去了,内里夹着一张单薄的稿纸。秦明只来得及看清第一句话,就被一只沾满水珠的手抽走了稿纸。

  林涛洗完澡出来看见自家科长整理房间,随意的瞟了一眼,没想到很快看见秦明翻自己的箱子。林涛自忖心理素质过人,也不免紧张了一下,飞快地抽走了那人手里的“赃物”,脚尖一钩带走了纸箱。

  “秦科长,趁人不在偷窥人家隐私,你这也太不厚道了。”

  秦明眯了下眼睛,脑内闪过那句诡异的作文开头,无比荒谬的断定那是情书一类的东西,似笑非笑地对他说:“没想到林队长六年级就早恋。”

  林涛抖开作文,瞄了眼上面的内容,耳根迅速浮上一层尴尬的红色。


2.

  那不是情书,却胜似情书。只因为那位“淡黄姑娘”实在给林涛为数不多的感情经历添了浓墨重彩的一道痕迹,以至于在六年级的语文毕业考试上,情窦初开的林涛以一篇“难忘的她”在一众“感恩母校”、“感谢老师”中脱颖而出,受了班主任一顿竹笋炒肉丝,成为小学同学公认的笑话。

  彼时林涛最爱的女性是妈妈,心里的女神是隔壁班的学习委员,沿着前人的道路重复的走着天真小学生向中二少年的过渡。小学的最后一次新年联欢会,学校特地从隔壁市重点偷来几个艺术班的学生,俨然要弄出一副春晚的动静来。林涛一个新时代的中队长,被迫扛起了在后台整理道具的工作。

  摄像机架在三脚架上高出林涛半个头,小孩儿晃晃悠悠的抱着那玩意跑向舞台,被台上横七竖八的电线绊了个措手不及。这一摔下去极其不体面,最重要的是摔坏了摄像机林涛会死得更不体面。一瞬间林涛还没来得及想明白给摄像机垫背还是让摄像机垫背的问题,一双小手就稳稳的扶住了他和那倒霉的摄像机。

  女生穿着淡黄色的连衣裙,衣服上的亮片晃晕了林涛的眼睛。两人目光相交片刻,女孩不紧不慢放开了林涛,冲他眨了下眼睛。林涛慌忙起身,连连鞠躬道谢,眼睛却偷偷看着那人的脸。林涛正欲开口问名字,忽然礼堂门口一个老师小跑着过来拉走了女孩。以至于短暂的相见,林涛只记住了那人闪着金光的礼服,和一点俏皮的鼻尖痣。如同旋风般,席卷林涛波澜不惊的内心,又悄悄携着云离去了。

  后来林涛在联欢会上坐得笔直,在人山人海中探着脑袋,脖子都看酸了,也没能看到那个女孩的表演。后来听说市重点的一个女生崴了脚没能参加,想必一定是那天他所见的女孩。

  原来一场萍水相逢,真的能激起千层浪。

  林涛懵懵懂懂的,在命运的捉弄下开始了无止境的暗恋。


3. 

  大概上天都看不过去,小升初的暑假林涛一家将要搬到市中心。在去看新房的路上,林涛又一次遇见了他的“淡黄姑娘”。

  即使是那人剪了短发,林涛依然能对着他穿着小衬衫的背影勾勒出那身缀着亮片的连衣裙。喧闹的商场门口,林涛对着爸妈说了句“我马上回来。”脚底生烟跑到了马路对面。伸出手在空中停留了几秒,似乎在考虑怎么和女生打招呼。没想到那人先转过来,他似乎也惊奇身后何时多出来个气喘吁吁的男生,微睁着眼睛等他开口。

  这一转头,林涛看见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鼻尖痣,也看清了他的相貌——端正清秀,可惜和他一样,是个地地道道的纯爷们。

  “你,你你……我……”

   我的姑娘呢!!!

  林涛内心震惊无比,面上还要装得得体,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万分。他对面的人冷漠地注视着他,歪了歪头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竟然向后退了一步,颇不自在的清了下嗓子。

  这一清嗓子,男生有些粗的声线立刻暴露,更让林涛确定了眼前人不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小萝莉,是一个真的和自己一般大的男孩。

  “对不起!我,我认错人了!”

  那是林涛十几年来第一次哭得这么惨,在家嚎了半个小时。当时的刑警队长涛爸举着报纸踱步到儿子旁边,关切地问道:“跟爸说说,出啥事儿啦?”

  林小涛揉着发红的眼睛,真诚的说道:“爸,我失恋了。”

  毫不意外的,林涛又挨打了。原因是不好好学习去看乱七八糟的苦情剧。


4.

  这么些年过去,当年做过的中二事早都被林涛统统锁了起来选择遗忘。唯独这件事被秦明这样一提又如海潮般劈头盖脸的砸下来砸得林涛狼狈不堪。以至于那一晚上林涛做梦都在经历曾经的尴尬,第二天一副用肾过度的模样去了警局,也忘了把那倒霉作文收好。

  好巧不巧刚好轮到秦明休假,看着林涛的车渐行渐远,秦明掀起枕头抽出底下的小学生作文,端坐在办公桌前欣赏名著般欣赏起了林涛的黑历史。

  只是,这故事情节怎么越看越眼熟????

  秦明头一次看完一篇小学生作文魂不守舍了一整天。

  林涛傍晚赶回家看见秦明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把手术刀心不在焉的玩着。溜进卧室发现自己的作文不知道去了何处。

  林涛没由来打了个哆嗦,回头发现秦明正沉着脸看他。

  “老秦,听我解释,那就是一小学生作文,不是什么情书!真的我对天发誓我不喜欢淡黄的长裙我只喜欢西装三件套!”

  秦明古怪的牵了牵嘴角。

  “知道了。”

  


5.

  所以说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十几年前的那个新年联欢会,秦明的班里抽签选节目抽到了世界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节目是好节目,表演的人也都是一群可爱的孩子。偏偏因为班主任的恶趣味成了反串表演。秦明当然不想人生第一次演出就变成悲剧女主角。那天阳光很暖,他脱队跑进了隔壁学校的礼堂,想要混进后台躲两个小时。礼堂门没关,大片金色的阳光洒进来照在台上那个笨拙的少年。

  真是够笨的,为什么不把相机拿下来?

  秦明眼看那人要跌倒,连忙提着裙子去扶。

  那人躺在他怀里,抬头看他,是小罗密欧和小朱丽叶的一眼定情。

  秦明赶紧将人放开,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可是他实在笑得太明亮,怎么告诉他自己其实是个男生呢?

  幼稚的秘密在两个少年心里生长发芽,彼此戳穿了对方却又不挑明。



6.

 算了。

 就当是一场梦,醒来还是很感动。



Q:请问你们吃过什么拉郎配,感觉如何?

还有谁没看过白展堂x范闲的拉郎吗,女少口阿。

【闲泽】葡萄架子

范闲x李承泽,是甜饼

有私设,ooc都归我

不要上升演员!不要上升演员!不要上升演员!

分割线————————————————————————

【闲泽】葡萄架子

一。 

  京都无缘故起了阵妖风,吹裂了澹泊书局门口的一棵老槐树,吹倒了靖王世子家的葡萄架子。



二。

  世子在范府小院儿里长嘘短叹,连连道可惜了靖王立了几年的葡萄架子。范闲是个不要脸的,又拿出了那流传于市井小民王侯将相的笑话贫世子。①世子倒也不恼,用他春风样温柔的声音提点着范闲:“我这葡萄架子倒了,苦的不是我,也不是家父,是宫里那位吃葡萄解馋的。”

  范闲挑挑眉,不以为意,心想我总不能提溜两串儿葡萄拍人家二皇子的马屁。于是乎,范闲道别了世子,提溜了两串糖葫芦跑到二皇子府前。



三。

  即便是到了门口,范闲也不愿光明正大的敲门进去,寻了个偏僻的角落,汇聚真气扒上了二皇子的墙头。甫一落地,就被一把冰冷的剑搭在了脖颈上,正是那一剑破光阴的谢必安。

  范闲有些不满这快递坏人情趣,伸手按在剑上,剑尖在修长的脖颈处划了道口子,这人却还不慌不忙的问:“二皇子殿下呢?”

“二殿下在休息,范公子请回吧。”

  天天对着自家冷面五竹叔的范闲自然不怕谢必安这点把小孩吓哭的臭脸。眼球转了转,甩手飞出去一柄短刀,趁谢必安一个闪身,迅疾的闯进了内院。看见要找的人手捧一本《红楼》读得入神,得意的只差没露出狐狸尾巴翘在天上,面上却还委委屈屈的喊道:“殿下,你这护卫不让我进来看你!”

 李承泽掀起眼皮看清来人,眼波流转掩在刘海下忽暗忽明:“他若真想拦你,你此时早就被切成八瓣儿扔出去了。”

“此言差矣,怎么就不能是我身手比他好呢?”

  谢必安不知什么时候抱着剑站在了门口,白眼翻出了天际,多看范闲一眼心中烦闷就多一分。李承泽笑着让谢必安退了下去,提着袍子光脚蹲在范闲身旁,伸手接过范闲递来的糖葫芦,问道:“为什么给我带这个?”

  范闲早就剥了另一个的糖纸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边吃边说:“今早靖王府的葡萄架子倒了一地,我想着你与世子向来交好,又对葡萄情有独钟,怕你伤心,特意给你买一串糖葫芦尝尝鲜。”

  李承泽心中雀跃,但还是端起了皇子架子:“你真把我当孩子了不成。”

  范闲看他猫儿一般蹲坐着,双脚并拢踩在软垫上,不免皱了皱眉:“天气凉了,殿下不该再光着脚四处乱跑。”于是突然伸出白净的双手捂住了那一双不安分的脚。

  李承泽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糖葫芦没拿稳掉在了深绿的袍子上。

“你这是做什么!”

  范闲明亮的眸子笑嘻嘻的看着李承泽:

“臣帮殿下暖暖脚。”

  李承泽低下头去,脚还乱蹬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开口道:“糖葫芦脏了。”

  范闲翘了翘下巴示意他看桌上,没吃完的糖葫芦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晶莹的光。

“你让我一个皇子吃你的口水?”

“殿下何不先试试好不好吃?”

  咬下糖葫芦外面裹着的冰糖,入口即化,留下沁人的甜,甜到了李承泽心底里去。

  “范闲,谢谢你。”



四。

  这话听得耳熟,范闲回到家里细细琢磨了许久,躺在榻上阖眸想起了他那荒诞的梦来。

  此前范闲还在澹州混吃等死的时候,日日与小妹范若若以书信往来,透过若若的几封信,也了解了不少京都的事儿。好像有那么一日,皇帝陛下召集了众臣子携家眷入宫参加庆典。老迂腐们在场子上勾心斗角,几个小孩在大殿外玩得不亦乐乎。若若当天晚上回到家里就提笔给哥哥讲了许多宫中趣事,免不得提了嘴二皇子。

  『哥哥,说起来,宫中的二皇子怪得很。我们与他玩耍,他却怏怏不乐。那叶灵儿小姐当他是个傻的,戏弄了他几句,竟被太子殿下呵斥了。我们都认为他们兄弟情深,谁想二皇子竟狠狠蹬了眼太子殿下转身就走了。唉,都因为他,我们也没玩得尽兴就散了。哥哥,怎么会有他这样的怪人?若我是二皇子殿下,能得兄长这般维护,定是感激不尽的。』

  那时的若若年纪尚小,宫中尔虞我诈的事情还知道的不多,而范闲皮囊虽是个十二三的小孩,壳子里装的却是二三十岁的芯,想想之前在医院消磨时光看的那些宫斗大戏,也能猜出几分二皇子和太子夺嫡的戏码。只想到可怜二皇子小小年纪便做了磨刀石,任谁心中都有不忿;也想到自古帝王家最是无情,兄弟间的和睦也是做戏给旁人看。连连唏嘘,却是倒头就睡。

  或许是睡前唏嘘过了头,梦中他竟与年幼的李承泽相遇了。

  范闲在梦中长成少年负手立在深红的宫墙外,看着墙上的小皇子欲跳却又不敢的模样。他四周没人,是偷跑出来的,站在单薄的墙上有些孤零零的。范闲心中不忍,飞身上去将他抱了下来。

  小皇子不慌不忙地拍了拍衣服,奶声奶气的问:“你是何人?”

  范闲拉着他的手蹲下:“我是范闲。”

“我是皇子,你见了我,当行跪拜之礼。”

  范闲感觉自己回到小时候和同伴玩皇帝与将军的游戏,只当是哄孩子开心,学着电视剧里的模样躬了躬身子。

  李承泽笑弯了眼睛,范闲之前,还没有谁这样恭恭敬敬心甘情愿的拜他,当即拉着他的袖子道:“我允你带我出宫摘葡萄去。”

  范闲有些无奈,他来趟京都还是在梦里,哪知道去什么地儿摘葡萄,被李承泽扯着袖子跌跌撞撞跑出宫外。一路上竟只有他们两人,而且转眼间就来到了不知谁家的葡萄架子下。

  范闲暗自腹诽,果然在梦中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却还是顺从的让小皇子爬上自己的肩膀去摘高处的葡萄。葡萄的汁水顺着小皇子的手滴落在两人的袍子上,范闲将李承泽放下来,用自己的袖子替他擦着衣襟。

  “殿下,袍子脏了。”

  “我这袍子,又比不得太子的蟒袍娇贵。”

  闻此言,范闲抬眼认真的看着眼前孩童。

 “袍子的价值不在于袍子本身,而在于人。端端正正的立在那处,别脏污了自己,那便是龙袍也穿得。”

  李承泽微微瞪大了眼睛。

  天地归于平静,范闲恍惚的看着眼前稚童。

“范闲,谢谢你。”

  于是二皇子的脸渐渐看不真切。

 梦醒了。



五。

  李承泽连着吃了几天范闲送来的糖葫芦,牙疼得厉害,终于晓得好吃的东西大概都带了点毒性,连着几天饭也没吃好。这事儿风一般的从二皇子府中传到了靖王府,又风儿一般的入了范闲的耳朵里。再来二皇子府时,拿的已不是糖葫芦,而是叫人扛了几根木条气势汹汹的进门了。

  范闲竟要在人家的府邸里建个葡萄架子。

  自己做的东西总显得更有诚意些,范闲挥退了下人,盘着腿坐地上开始动手打桩。李承泽颇为潇洒的坐在门槛上看那人忙碌的身影,带了几分好奇道:“小范大人,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本领。”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李承泽被这话呛了嗓子,有些尴尬的掩着袖子咳嗽。

  范闲逆着光转过脸来,远远望着竟像是要和日光融为一体。

  “我的意思是,我这么聪明,不至于连个葡萄架子都不会搭。”

  “范公子一言值千金,我等着看。可别像靖王家的不禁吹。”

  范闲忽地靠近李承泽,吹去了落在他头发上的一片秋叶。

  “放心吧二皇子,倒一,赔十。”



六。

  范闲这话轻飘飘的落下,不知感动了哪路神仙,这葡萄架子做好后就这么端端正正的立在二皇子府中,百年未倒。


※①:笑话梗源自猫腻《庆余年》原著:“有一名官员惧内,有天被家中娘子抓破了脸皮,第二天上堂,太守问这是什么回事?官员尴尬应道,说昨夜在葡萄架下乘凉,不料架子倒了,划伤了脸面。太守大怒,喝斥道:这定是你家泼妇做的,岂有此理,速传衙役去将你妻子索来。正此时,谁也没想到太守夫人正在堂后偷听,大怒之下冲上公堂,对着太守一通喝斥。太守慌了神,赶紧对那位官员说:你先退下,我家的葡萄架子也倒了……”